关灯
护眼
    老朱听到大孙这话,气得脸都快歪了。

    敢情这孙子折腾这么多事,就是不想上早朝啊!

    一众文武官员也算是听明白了,皇太孙为啥一反常态的跟老皇帝置气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非但没有老朱那么生气,反而心里有点小窃喜。

    某个老头瞅瞅吧,您每天这么早上朝,您亲孙子都受不住了吧,哈哈哈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大明的官员也挺苦逼的,每天天不亮就得被老皇帝拎进宫里上朝。

    可谓是睡得比狗晚,起得比鸡早,干得比牛多,挣得还很少。

    有些不想起早的官员,都恨不得在纸上画小人诅咒老皇帝,让老皇帝赶紧嗝屁,然后让新皇帝登基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他们就不用每天起这么早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拿到不用上早朝的口谕后,倒也没直接拍屁股走人,而是开心地躲到人堆里跟傅友德和冯胜说悄悄话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朱允熥搅局,早朝总算能正常进行了。

    只是可怜了詹微,被朱允熥接连打岔,搞得他都不知道咋奏事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次臣能说了吗?”

    老朱已经被自家的逆孙整怕了,赶忙瞅了眼逆孙,见逆孙跟冯胜那大嘴巴聊得还挺起劲,一点想出来搅和的想法没有,这才朝着詹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微臣拟定了几个人选,请陛下过目……”

    老朱工作效率是非常惊人的,哪怕被逆孙耽误了一个时辰,也很快就进入了皇帝的角色。

    对于詹微拟定的人选,老朱划掉了两个,又填上去两个,就将事情给解除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启奏的事情,他也能立刻给出决断,绝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傅友德看到皇帝处理朝政如此干脆利落,不由对朱允熥一阵奚落。

    “某皇太孙学学,这才是皇帝的做派呢!”

    朱允熥现在顶看不上傅友德,觉得傅友德只是披了个武将的皮,骨子里比文官还传统,有事没事就劝谏他,让他勤政、孝顺皇爷爷之类的。

    上次朱允熥去凤阳拜祭祖陵,就是听了傅友德的一通忽悠,害得他没隔几天,还得跑第二趟。

    “傅国公,皇爷爷那是瞎忙活!”

    “孤要是当皇帝,才不会像皇爷爷那么累呢!”

    冯胜倒是非常欣赏朱允熥的作风,觉得皇帝就该吃喝玩乐,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如果活成老皇帝这样,那当皇帝还有什么乐趣?

    “皇太孙说得对!”

    “皇帝嘛,掌握住军政大权就行了,要是连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管,那还不得累死?”

    朱允熥闻言朝着冯胜翘了翘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精辟!”

    冯胜得到朱允熥的称赞,美滋滋地看向傅友德,并向傅友德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你不是一直觉得你能耐大吗,看看还是咱比你更懂皇太孙吧!

    “皇太孙,您对我家那俩孙女印象咋样?”

    冯胜逮到机会就向朱允熥推销自家的孙女,听得傅友德一阵暴汗,赶忙离这个臭不要脸的老东西远点。

    朱允熥闻言在脑子里想了半天,愣是没想到哪个是冯家的孙女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当面问了,直说没印象岂不是太没礼貌?

    因此,朱允熥再一次施展了胡说八道技能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蕙质兰心,天姿国色!”

    冯胜见朱允熥对自家的孙女评价这么高,美得他大鼻泡泡都快出来了,当即一把抓住朱允熥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贤婿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对咱家的俩孙女这么看重,不如跟你皇爷爷说说,先把咱们两家婚事定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冯国公您先忙……”

    朱允熥撂下这话就脚底抹油溜了,冯胜则在后边追,死不要脸地喊着贤婿。

    老朱看着在自己眼皮底下闹腾的两人,只是冷哼一声,当即有礼部的官员上前,将死皮赖脸的冯胜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宋国公!”

    “注意朝堂秩序!”

    “奥……”

    冯胜满怀遗憾地看着大门口的方向,恨不得追上去跟皇太孙把婚事敲定。

    朱允熥从奉天殿跑出来,就径直去了文华殿。

    现在文华殿已经独属于他,是他个人的办公场所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来到文华殿,文华殿内的一众属官全都跑出来拜见。

    文华殿不仅仅是太子、太孙的专属办公室,实际上更类似于一个小朝堂。

    里边有不少官员,分为府、坊、局等部门,都是用来辅佐太子的官职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官职主要都是围绕着“学习”两个字来展开的,比如说左右率府、左右春坊、司经局等等,无不跟读书相关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在老朱设计之初,文华殿的主要任务就是辅佐太子读书学习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接受了文华殿属官们的拜见后,当即给他们开了个会。

    “诸位都是文华殿的属官,孤对诸位的能力都不甚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孤要干一番大事业,身边急需用人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可以将自己的才能,擅长的领域,以及想要做的官职、事情之类写成奏折递给孤。”

    “孤会根据你们的能力和志向来安排你们的职务!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朝廷那边的品级之类,孤的太孙府有额外的津贴,保证比你们的俸禄只高不低!”

    自从朱允熥被封为皇太孙,文华殿的一应属官就整天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一来怕皇太孙不好伺候,二来怕摸不透皇太孙的脾气,被皇太孙给开革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朱允熥这番话,他们彻底放心了。

    皇太孙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干脆利落!

    “臣等谨遵皇太孙之命!”

    朱允熥将他们打发回去写奏疏后,就自己趴在桌子上开始规划未来的新政。

    铁路是肯定要修的,唯一的问题是怎么跟朝廷分配利益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铁路的控制权必须掌握在皇帝手中。

    至于铁路的收益嘛,大头也必须是皇族!

    邮政部也是要建的,不过步子不适合迈太大,可以先覆盖京畿地区。

    卫生部倒是迫在眉睫,必须马上着手开始培养医生、护士之类,建立健全科学的诊疗体系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朝堂之上虽然有跟老朱赌气的成分,但对于大明的医疗卫生情况也是非常担忧。

    现在大明最大的问题就是婴儿的夭折率太高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也不是大明所独有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种情况在现代医学发展起来之前普遍存在的。

    大明的夭折率高,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夭折率只能更高!

    朱允熥想要殖民全球,就必须要有充足的人口。而对于人口提升阻碍最大的就是医疗水平。

    朱允熥敲定了这三个部门后,也遇到了跟老朱一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缺钱!

    虽说他手里握着几只下金蛋的公鸡,但动辄几千万两银子的花费,依然让他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铁路建设这一块,三千万两银子都是保守估计。

    医学院的建设,三百万两也不算充裕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建设教学楼花不了几个钱,但培养学员,给学员发各种津贴之类花费就大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这年月还是学而优则仕占主流。

    让读书人放弃当官的梦想,转而过来学医,就得给予他们更高的福利待遇才行。

    好在有一点还不错,那就是他现在顶着大明皇太孙的身份,可以明目张胆地干很多事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规划着未来发展的时候,黄子澄那边已经写好了奏疏,并且第一个交卷。